笑着说我一无所有——再看School Rumble

  在圣诞夜,终于看完了School Rumble的漫画。再一次投身2-C,再一次回到那喧嚣的校园,再一次,为我们共同存在于纸上的青春,泪流满面。

  这一次我不会再说什么小林尽该死了,我不会再觉得结局有多么牵强——动画缺失的那一段,正好是小林尽为了这个结局而一步步埋下伏笔、一点点安排过渡的过程。我不会觉得乌丸多么的单薄、无力,而是能够理解他心中的执着与伤痛;我不会觉得天满有多么阴险,而是明白了她将自己的一切投入到对一个人的爱之上的决绝。看完了漫画后,会觉得结局根本就是顺理成章——对于荒腔走板的整部恶搞作品来说,结局诚意得令人感动——这根本不是什么腰斩结尾,而是实实在在用人物和故事安排出来的、几乎没可能逃避的命运。
  是的,从一开始就设定好的个性使然,其中每个人物选择这样的过程、这样的结局几乎都是必然的。小林尽在后记中提到,他按自己的思想去扮演每一个角色,去设想他们到底会怎么做,然后再形成剧情——但有两个人例外,那就是天满与播磨。他们俩被设定成无可救药、无法改变,永远不可能改掉那天下无敌的误会和愚蠢,也永远不可能改变那坚如磐石的纯真和专情。他们是超越作者意志的存在,用作者的话说,是“让我放心的主角”。因为有他们在,因为有这样纠结的单恋关系,结局几乎是一定的。
  是啊,这样的结局是注定的——不论是主角、配角,乃至路人,不管是主动的、被动的、别扭的、直率的,心中的希望几乎都没有实现,心中的恋情几乎都没有结果,终于明白了喜欢的感情的八云,最终未能转身走开的爱理,还有无数纠结和悲剧的人们,没有几个人能童话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
  至少从一个喧嚣的校园来看,他们都是失败者。青春就是一场必输无疑的战争,与自己,与岁月,与爱情,与命运。

  但青春最重要的,不是那必然失败的结果,而是明知道要失败,还是要奔赴战场的勇气。

  即使只有一次也好,真的好想和他们站在一起,好想成为他们喧嚣的背景,一起经历那硝烟弥漫的运动会,真刀真枪的模拟战,向着朝阳奔跑的海滩上的人群……这个班上有大小姐、武道家的儿子、公共浴室老板的女儿和没用的小混混,但从来没有人说“我去告诉老师”或者“让我当XXX官的爸爸来跟你谈”,一切的分歧、一切的不爽,卷起袖子,来一场赌上名誉的对决吧——只用青春的热血和激情,还有愚蠢——但是想到什么都能比赛、什么都不可以服输的激情,真的希望自己就是那其中的一人,哪怕只是一次,哪怕只是配角,哪怕不是最后的胜利者——这样的青春,你不曾梦想过么?
  “我曾经问个不休/你何时跟我走/可你却总是笑我/一无所有/我要给你我的追求/还有我的自由/可你却总是笑我/一无所有”,我看完这部漫画,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这首歌。是啊,我一无所有,为什么你还要飞跃半个地球来追寻?是啊,我一无所有,因为我把所有的人生都投注在了对一个人的执着。小林尽在后记中说“把自己的一直贯彻到最后是很重要的,如果要谈恋爱,就要拿出这种干劲。这部作品就是要表达出这种想法。”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,作者要说的意思就是,虽然未必有好的结果,虽然必然要面对失败,但是青春就是顽固到愚蠢的执着,青春就是永不言败的勇气,青春的意义就在于敢于笑着说我一无所有——然后踏上下一次的旅程。

  这个圣诞夜,动漫群的朋友们大多过得比较冷清。当我一个人回到家煮饺子吃饭的时候,不禁有些感伤。仔细一想,那些一起搞活动、一起吃饭、一起唱歌的朋友们,很多已经离开南京,遍布天涯海角,想要组织一次团吃都那么困难。但是青春就是充满了离别和感伤,也充满了回忆和对未来的向往——我们都还年轻,我们都可以笑着说,我们一无所有。

school-rumble-youth-is-fighting-for-nothing

Author | William Gates

从2006年开始写Blog,从那时的苦情技术宅到现在初为人父的资深律师,删掉年少的刻奇、过时的技术文章、幼稚的社会评论,重新出发。